凉屿

此地荒凉

 

双人宴(索路/一辆小车)

佐乌岛,宴会持续发酵。

松鼠追着滚动的松果来到花丛里,耳朵四下转动,受惊般拨腿就跑。

月色清辉下,花影摇曳,花瓣零落成簇,被一只猛然伸出的手抓进掌心。那纤瘦的手臂紧绷着细细颤抖,被绯红的花液染红了掌缘。

“索隆……索隆……”

路飞砂糖样的嗓音此刻掺杂了水泽,三分甜七分绵,黏黏腻腻地缠在人心头糊作一团。

索隆被这甜蜜的呼唤撩拨得不行,捉住他擅自逃离的右手就死死扣在掌心。路飞柔韧的腰身弯成一张弓,他就用自己的手臂去束缚他,用自己的胸膛去贴紧他,用自己的唇舌去啃咬他。

他看进路飞的眼睛,月色正滴落,辛辣甘甜苦涩馥郁,是梦中都不曾幻想过的无上佳酿。

“索隆好甜!我喜欢!”

眼角还挂着泪的路飞大大咧咧笑道。

索隆一抹脸,满手黏腻花液,都是路飞的偷袭成果。

“喜欢的话,可要好好吃完啊,船长。”

“你就等着瞧吧!”

下一刻索隆就被推倒了,比起被撞疼的后脑,他最先意识到的是路飞正骑在他身上这个事实。

魔兽被点燃了。

路飞一直知道索隆有双宽厚的手掌,每次他落水都是这双手托着他往上浮,而现在,也正是这双手握紧他的腰,带动他一次次往下坐。

带他上天堂,带他下地狱。

“索、索隆……舒服……要……”

流泪的眼睛,眼角下的伤疤,泛红的鼻尖,甜蜜的嘴唇,索隆的吻一路向下吞噬,最终停在了胸口巨大的伤痕上来回流连。

新生的肌肤泛着深粉,被温柔舔舐亲吻着,仿佛呵护,仿佛疼惜,然而进犯的动作却更像是在惩罚谁。

他失去了哥哥,他失去了曾经无忧无虑的爱人。

索隆大力撞击着,将自己深深埋入路飞的身体,听他哽咽,听他啜泣,听他放声哭喊。

欢喜着,哀痛着,疼爱着,惩戒着,享受着,痛苦着。

癫狂着,癫狂着,癫狂着。

直到时间抚平伤痛。

一滴泪落在索隆唇间,他猛然惊醒,路飞倾身拥抱住他,亲吻左眼的伤疤。

“不要怕,索隆,我会回来的——带着山治一起。”

那一瞬间,索隆什么也看不见了,月色下那双坚定的眼睛占据了他的全部心神。

“……可别死了啊,路飞。”

“嘻嘻嘻放心吧。这次不知道要分开多久,索隆,再来一次!”


【END】


  56 3
评论(3)
热度(56)

© 凉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