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内心喧嚣 默守秘密

 

拥抱至黑暗深处(紫黑)

*架空,吸血鬼紫原×狼人黑子,万字车瞩目

*不要屏蔽不要屏蔽不要屏蔽不要屏蔽……


  秋季,迁徙的雨燕飞经阿尔瑟河谷上空,忽而被天空吞噬了身影。这些季节使者的眼睛是温润明亮的黑曜石,然而其中映照的景象不再是广袤的森林河谷,而是一座巍峨古堡。

  古堡斑驳的外墙维持着灰色原石的风貌,呈现出与那些历尽岁月洗礼的古希腊雕塑同样的色泽,它像一个英雄式人物——海格力斯或者伊阿宋,诸如此类——具备无惧于时间的品质。那些惨白的斑驳正如英雄的伤疤,是代表荣耀的勋章。过于刚硬的气质让这座古堡显得难以接近,幸而外围花园里可爱的玫瑰花们柔和了气氛。坦白说,这里的主人一看就不是讲究的人,各种颜色品种的玫瑰混杂在一处,看着像是收集了种子随手一撒,于是名贵的玫瑰开出了山间野花热闹烂漫的气势。只有一个地方是不一样的。那是整个花园阳光最好的地方,栽着满满的蓝玫瑰,因为日照充足所以开得格外好,她们簇拥着中间的白色大理石墓碑,仿佛无边无尽的暗夜簇拥着一个奇迹、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

  碑上只有短短两行碑文,用古老的历史感十足的手写体刻就:

  My Darkness

  1953——1954

  应主人要求,古堡朝着墓碑方向的所有窗子常年保持打开的状态,像一只只黑暗幽深的眼睛,在岁月深处日夜守望着长眠于大地的爱人。

  1953年,锡耶纳小镇。

  那是一个吵闹的夜晚,和他在这里度过的任何一个夜晚没什么区别,这样说或许有些武断,毕竟他只在这里停留了短短数日,毕竟镇上的人们似乎正在庆祝那什么什么节——人类的节日总是名目繁多,你不能要求一个吸血鬼记住这些。

  是的,他是一个吸血鬼,姓紫原,名敦,这个奇怪的名字是给他初拥的那个吸血鬼取的。据说那家伙是从东洋来的,不过紫原在自他口中得知那个东洋没有蛋糕后就不关心这个了。没有蛋糕的生活能有什么乐趣?他果断地把东洋从自己的旅行计划里剔除。

  说起他的旅行计划,紫原有自信这绝对是一个创举,一个从来没有人达成过的宏图大计。他以十年为一轮,按照自己的美食地图,将自己的足迹遍及世界上几乎所有有人迹的地方,他的基本原则是由远及近,这样每次旅行结束后他就能直接回到自己的城堡美美地睡上一觉。锡耶纳正是他的最后一站,鉴于这里是著名蛋糕提拉米苏的发源地。

  其实人类还挺可爱的,紫原漫不经心地想——特别是人类厨师。

  路过的暗巷里有几个地痞流氓正对一个男孩拳打脚踢。那男孩一声不吭,双手将头部护得密密实实,他衣衫褴褛且打扮得不符合季节,却有一身罕见的雪白皮肤——那可绝对不是常年暴露在地中海艳阳下的意大利人能够拥有的肤色,也不是纯正白种人的肤色,可以想象当他站在太阳底下,皮肤被阳光穿透,那情景绝对就像一个幽灵行走在人间。

  难吃的异乡人。迅速下完定义,紫原打着哈欠,继续往蛋糕店走——星夜兼程从法国飞到意大利,即使以血族的体质他也还是觉得吃力了。这时,裤脚上突然传来一股拉拽的力量,是一只黑白相间的流浪狗边发抖边奋力咬着他的裤脚往暗巷方向拉,紫原疑惑地看了它一会儿,直到把这小东西看得瑟瑟发抖,“小狗,放开我的话,等会儿就给你带吃的哦~”

  小狗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嘴里呜呜哀叫着,不放弃地咬着他的裤脚。紫原龇牙,吸血鬼比人类长了一倍的獠牙起到了绝佳的威吓作用,“再不放开,我就吃了你。”

  十五分钟后,紫原果然带着香肠回来了。走到暗巷附近,一丝淡淡的血腥气钻入他的鼻孔,他的瞳孔倏然变成红色。暗巷里浮动的血气比起之前不知浓厚了多少,地痞们躺倒一地,生死不知,那一丝极具吸引力的气息的主人却是平静得不像话,他坐在灰扑扑的墙根仰望星空,眼神游离。

  这一幕勾起了紫原一些称不上愉快的回忆,不过这不重要,自从被转化成吸血鬼后,紫原似乎把所有的欲望都转化成了食欲,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男孩,脑子里只想着要怎么做才能将那美妙液体中蕴藏的甘甜激发到极致。自诩美食家的紫原对人类血液的要求一向是极高的——富商的血太腻,官吏的血太腥,穷人的血太苦,处子的血太涩,血液就像葡萄酒,要发酵得正正好才能得到最为醇厚的口感。撒旦保佑,他差点错过梦寐以求的那个人。

全文链接 https://shimo.im/docs/9yVmLtkcLZY78rjc

  43 8
评论(8)
热度(43)

© 凉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