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内心喧嚣 默守秘密

当我失眠时干些什么(罗宾篇)

她有一扇小小的天窗。

每逢朗夜,粼粼波光跃然壁上,她便同时拥有大海与星空。

海浪过于缱绻,星光过于璀璨,这艘船上的人们过于温柔了。

于她而言便太过奢侈。

她是世界的罪人,拖着伤痕累累的躯壳孑孓独行,由稚弱而成熟。

青雉的到来是信号,厄运如鬣狗,寻味而来,一如既往。

她不敢停留,她不能停留,她不舍停留。

流浪者总知道哪块木板能容自己栖身,现在她却要为木板考虑。本末倒置,却甘之如饴。

被他所救,登上这艘船,是她最大的幸运。

夜凉似水,她心亦如止水。

厨房门缝下透着光,她失笑,贪吃的船长总在夜半行些小贼行径。

倚着窗,她细细描摹那人眉目,明亮的,生动的,在灯下笼着一层莹润的光。那光发自其心,显于其面,她要护这光免受灾祸的折损。

她要那光长在,如同她的魂灵长在。

他吃完,便躺倒继续睡了。她虽觉不足,却更怕他着凉,手臂们轻轻托起他的身体,一路运回吊床上,轻轻为他拉好被子。

最后一只手消失之前,摸了摸那天真睡脸。

好梦,我的船长。

永别了,大家。

风渐渐起来了,重重拍打着船身,正是夜最深的时刻。

她已在黑夜里独行了七千多个日夜,她不知道,再过五个日夜她就将迎来她的晨曦。

妮可.罗宾的前半生没有享受过光的照拂,遇见他后便千倍百倍地得偿。

她的船长是一轮永不落的太阳。


【END】

评论(6)

热度(56)

  1. Joanna凉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