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内心喧嚣 默守秘密

当我看护时干些什么(罗篇)

他知道这将是个无眠夜。

草帽小子的嘶吼在潜艇内四处撞击碰壁,吵得他头疼。

他扔下笔,走进手术室,挥开束手束脚的船员们。

束缚带已被挣断,他当即翻身上床,将这挣扎不休的兽猛地掼在身下。

胸口刚缝合的伤口喷出一蓬血,两人都无动于衷,他看着他,他睁着眼,却看不见任何东西。

草帽小子胸中绑了一只困兽,他知道,他感到他在瑟瑟发抖,他嗅到他的心在淌血。

刹那静止是为蓄力,被压制的人冲他颈项咬去。

那一刻他曾有很多选择。

他可以堵上他的嘴,他可以卸了他的下巴,他可以发动果实能力。

他是医生,他懂如何制服病人。

可他偏偏顿住了,如果不是贝波,大名鼎鼎的死亡外科医生就该被撕下一大块肉了。

啃了满嘴熊毛的人又开始哭喊了,艾斯艾斯艾斯,吵得很。离得太近,他只觉头都要炸开。

然而他始终没想要堵上他的嘴。

他尝过静寂的恐怖,便不想将这恐怖强加于人。

人痛了要叫,这是很自然的道理。痛得狠了,更要狠狠叫出来。

那声音是手术刀,虽然会一遍遍重复剖开伤口,却也能刨除腐肉促进愈合。

血流不止,播撒生机。

“草帽当家的,我不会再给你包扎浪费绷带,撑不过去就干脆点死在这里如何?”

罗附耳低语,该听的人充耳不闻,只一心冲破束缚。

血一直流,伤口却居然有了愈合的迹象。

这一幕堪称奇迹,罗哼笑一声,声音饱含惋惜。

“真可惜,你的身体似乎已经替你做出选择了。欢迎回到残酷人生。”

你的顽强真不知是好是坏。

我有点期待你的未来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草帽当家的。


【END】

评论(1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