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此地荒凉

 

Aren't you glad to meet me?(胜出/死出)

*黑久,比反派还反派的爆vs比正派还正派的久


“轻松搞定!喂,爆豪,一起去喝一杯吧!咦,人呢?”

这里是罪恶最爱光顾的那类地方,街巷如蛛网盘结,地上污水横流,滑腻腻粘乎乎总叫人脚底打滑。空气中弥漫着食物和人心的腐坏气味,爆豪利用爆炸气浪加速奔跑其间,眼神飞快搜寻着目标。

转过墙角,爆豪冲势太猛,撞飞了垃圾桶。该死!

扑鼻而来的恶臭中,他看到了十年前被宣布失踪的那个人。

绿谷出久脚边倒着的正是近日通缉的连环杀人犯,早已死透了,血混着污水漫到爆豪鞋上。在爆豪冲进来前,绿谷正在安慰差点受害的小女孩,她看到面相凶恶瞪着这边的爆豪,害怕地躲进绿谷怀里。意外撞见爆豪的惊讶只在绿谷眼里维持了一瞬,他低头继续在小女孩耳畔安抚。

被无视的感觉令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爆豪抓向绿谷的手臂,“喂!De……”

什么东西被猛地甩过来!爆豪下意识要挥开,却被触手的温度惊到一身冷汗,急忙改换姿势。小女孩撞得他胸口一阵闷痛,而那闷痛底下还有什么,类似被针尖轻轻扎了一下那种极细微的刺痛。

这是……!意识到个性被封,爆豪的脸扭曲了。

小女孩被他吓坏了,她跌坐在地抖个不停,血水爬上她洁白的裙摆。

“奈奈绘!快跑!”

她扭头看向绿谷,从他的笑容里汲取到力量,跌跌撞撞爬起来跑走了,“大哥哥你等我叫人来!”

脚步声远去,爆豪抬起满是血丝的狰狞双眼,“演够了吧?!‘英雄’Deku!!”

面对迎面而来的重拳,绿谷竟笑出声来,他轻巧地矮身钻进爆豪怀里,扣住他出拳的手臂一个前摔!爆豪被狠狠砸进地面,纷纷扬扬的血水落在他脸上,视线里是一片被纵横交错的电线割得支离破碎的血红天空。

过去的回忆穿插交错,明明只是个废物!什么时候竟然!

“抱歉啊小胜,如果不先把你的个性封住,区区一个无个性是无法跟现在的No.1英雄爆杀卿较量的。不过我也希望小胜能向我道歉,‘英雄’Deku……”绿谷的眼角抽搐两下,纤长的眼睫不安定地翕动,暗沉沉的侬丽绿眸半遮半掩,如凝固的毒药。

“——小胜这么叫我让我很不开心。”

爆豪的震惊溢于言表,他连挣扎都忘记了。

“哦?小胜有兴趣吗?是个很老套无趣的故事,说起来那还是我第一次见到欧鲁迈特呢。”

绿谷干脆趴在爆豪身上,爆豪震惊太过竟没有对他的举动做出反应,两人头挨着头,仿佛依稀还能抓住点幼年时光的残影。

“……少年得救了,英雄离开了。少年回到家,他家的玄关灯坏了,他看不清挂钟,可能是六点四十或者七点四十。他的母亲从厨房出来迎接他,炸猪排的香气飘散出来,那就是六点四十了,他家一向是七点开饭的。真好啊,今天也是猪排饭呢。他这么想着,忽然砰地一声,他的母亲倒下了。他吓坏了,他愣住了,他像个木桩子似的站住不动了,这个蠢货!!”绿谷在爆豪眼里看到自己扭曲的脸,他呆了呆,松开掐住他的手,爆豪的肩头已经乌黑一片,“他把母亲翻过身来,借着门外透进来的微弱光线,他看清她的脸上蒙着的污泥,是他带回家的污泥。少年的母亲成了植物人,这没什么,植物人总还有醒来的机会,他总算没有失去她。”

一时之间,谁都没说话,空气的重量沉沉压在两人身上。

绿谷率先打破沉默,“故事进行到这里还只是个普通的悲剧,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就有些荒诞了。报纸上开始刊登些莫名其妙的报道,媒体不停找上门来要我接受采访,他们称我妈妈为‘No.1英雄的受害人’,警察问我是否是欧鲁迈特直接导致了我妈妈的事故,不是啊,不关欧鲁迈特的事,这一切明明都是我的错!我逃到医院,撞见照顾她的护士偷偷摸摸想给她注射什么,我打了她,她说是另一个英雄威胁她这么做的。”

绿谷浑身脱力般靠在爆豪身上,他们从未如此近距离地对视过,爆豪看见绿谷眼里的风暴渐渐平息下来,一直沉下去,沉下去,成为一个永不停息的漩涡。思想犯的眼神是静静燃烧着的,当那双眼睛嵌在绿谷脸上,爆豪亲眼目睹兔子长出了獠牙,虫子膨胀成了巨象。

“我终于明白了,这个社会需要的是英雄的失态,比起植物人当然还是死人更能满足他们。”

爆豪抬起拳头,他要把这个混蛋一拳揍飞!绿谷看着他。他要把这个该死的现行犯投入监狱!漩涡隐入底层,清澈的绿眸水光盈盈,总是一副下一秒就要淌下泪来的模样。

小胜,我、我也想成为英雄!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胆小鬼!!废物!!去死吧!!!

他终究还是朝着绿谷砸了过去,然而比他更快的是绿谷的拳头,一拳直捣柔软腹部,爆豪喷出一口血。绿谷没有停手,他连续重击着,直到那条屈膝直击他后心的腿失了力道,软软垂下。

绿谷轻轻抚摸他的腹部,感受指下肌肉的战栗,“我看到了哦,公墓里的花是小胜放的吧?安心啦,我妈妈当然还活着了,她现在每天都像个婴儿那样酣睡着呢。”

绿谷指尖上燃着火,每一次滑动都烧灼着他的皮肉,那些灼痛并不是无意义的,爆豪瞪着绿谷,有——人——?绿谷冲他一眨眼,指尖潜入裤腰里,一触即走。

一只手凭空出现,打横轻轻圈住绿谷的脖颈,翘起的中指在爆豪看来无疑是种嘲讽。死柄木弔一步跨出黑洞,将绿谷大力扯进怀里,低柔的声线吐出的话语像蛇,紧紧缠绕在绿谷耳畔,“时间到了,我来接我的宝贝回家。”

“正好我这边也搞定了,走吧,弔君。”

绿谷和死柄木并肩跨入黑洞,转身,惊讶地发现爆豪竟然已经站起来,摆出了爆破起手式,“Deku!!你莫名其妙自己跑过来说了一大堆废话,以为我会就这么轻易放跑你吗?!!”

“No.1英雄,绿谷想去哪里不用征求你的意见。”死柄木搂过绿谷,低头在他发丝上印下轻吻。他红色的眼睛逼视着爆豪,你的绿谷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是我的。

黑洞缩小,爆炸扬起的烟尘里,死柄木看见那个该死的青梅竹马对他嚣张一笑,从裤腰里夹出一张小纸片,飞快扫了眼就扔进嘴里嚼吧嚼吧吞了。

他的眼珠转到怀中人在黑暗里也仿佛笼着一层白光的脖子上,俯下身整个人压在绿谷身上。

“宝贝,你在背着我玩什么呢?”

“哦?弔君发现了吗?等着看吧,小胜很快会送我们一份大礼的。”

“不许再这么叫他。宝贝不能现在就告诉我吗?”死柄木的五指在那颈项上交错弹奏着。

“忍耐一下,马上这些英雄社会的羊羔们就会知道将自己的生命交付给别人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英雄只是一种职业,罪恶不分敌我。“绿眸里的漩涡缓缓转动着,要将一切都拖入深渊。

“到那时我们的游戏才是正式开场。”


【END】

  128 6
评论(6)
热度(128)

© 凉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