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内心喧嚣 默守秘密

当我抽烟时干些什么(山治篇)

他在雨中点烟。

咔嚓。咔嚓。咔嚓。

火不光顾颓唐,雨水也欺辱他。

为什么不呢?他的发丝由死去的麦草做成,正是好燃料。皮肤是泡涨了的鱼皮,合该被淹溺。

残次品。失败作。弱小。没有才能。毫无存在意义。从未降生。废物。污点。白日做梦。小混混。蠢货。鼠辈。苍蝇。吊车尾的。不像样。

文斯莫克的铁面具狞笑着重现,夏洛特的新娘为他加冕。

他是蠢货中的蠢货,毫无疑问。他踏进陷阱,他害他的船长身陷囫囵,他逼他的客人饿肚子。

他犯下身为海贼和厨师的双重罪行。

有些事他见得太早却懂得太晚。红脚哲夫说他总在显而易见的事上犯傻为难自己,一点没错。

他见过娜美、罗宾的遭遇,自以为懂得伙伴懂得梦想,他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张排位表,路飞表上第一是海贼王。

他以为自己什么都明白,直到——

“没有你,我就无法成为海贼王!”

原来是他在践踏路飞的梦想。

他以为自己一文不名,确实,对有些人而言他是茶余笑谈,对有些人而言他是通缉令上的数字,可对极少数人而言他确实意味着什么。

不是文斯莫克,不是黑足,仅仅作为山治,他为他们而活。

既然知道有人把自己排在最前列,那么他是否还有权选择牺牲自己?有权擅自前后倒置?

他想他是有的,因为他也有自己的序列要遵循。所以——

“这里头装的全是我们大伙爱吃的东西啊!”不,别说了。

“好吃!”停下来,求求你。

“太好吃了!”别再动摇我了!

烟头一闪即灭,山治希望自己在此刻被雨水埋葬。


【END】

评论(3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