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内心喧嚣 默守秘密

 

当我吹牛时干些什么(乌索普篇)

他的夸夸其谈自有听众。

日暖风熏,微澜不起,等鱼上钩的间隙最适合拿来吹嘘一番。

国王坐拥宝库,他也有一肚子传奇急于向外倾倒。即使是现编,他也有本事把乱坠的天花变作船长船医眼里的星星。

孩提时代,他攀爬险峻的折角,探索迂回的迷宫,偶尔将弧度平缓的撇捺当作滑梯一溜到底。

他在文字的海洋里追寻父亲的足迹,故事融入血液,如此他的本领才练就了。

村民们不愿费心,他们笑着敷衍。原谅他吧,这孩子的父母都不在了,尽说胡话呢。

他去同孩子们玩,他们笑着问他,那是真的吗?

无人知道故事里有灵魂深藏,他自己也稀里糊涂,竟放任质疑扼杀自身的一部分。

直到有个海贼来到他的村庄,传奇自此拉开帷幕,他被扯进一个接一个精彩纷呈的故事里。

他们喝酒唱歌,一起流血一起流泪,他目眩神迷,有什么东西从灵魂深处复苏。

后来他为梅利号与路飞决斗,他装模作样,路飞次次中招。

他为何如此信他?他又凭什么确信他会上当?

路飞的愤怒劈开他的灵魂,剥开皮肉穿透骨骼直抵内心。

不是虚浮的笑而是真实的愤怒,他需要当头棒喝。

醒来!战士!

他回到战场,来到离路飞最近的地方,确信他也能为路飞做些什么。就在此刻,就在此地。

他必须站在这里帮助他!

海水亲吻脸庞,“乌索普快看,有鱼上钩啦!”

“来得正好,看我给你露一手!”

乌索普信心满满地被鱼拖出船舷,橡胶手臂把他拽回来,三人抱着鱼滚作一团。

按捺下狂跳的心脏,他一抹鼻子,“就算是你,这鱼也够吃了!”

路飞和乔巴围着他跳舞。

何其有幸,他的船长深信他的每一句话,那么他能做的所有就是不辜负。

勇敢的海上战士终于开始书写自己的冒险故事。


【END】

  73 18
评论(18)
热度(73)

© 凉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