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内心喧嚣 默守秘密

 

口蜜(唐柯)

【后篇】腹剑


这次的女人让多弗朗明戈觉得熟悉。

蓝眼,是的,是的,她们总是有双蓝眼。高挺的鼻梁,鼻头延伸出可爱的上翘弧度,不时蹭过他。视线落到女人卖力吞吐的红唇,糜烂的一抹红,散发夏末果实熟烂的气息。她的技术很好,唇妆大体完好,只在嘴角刻意晕花,配合偶尔上扬的煽情眼神,十个男人九个都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剩下一个多弗朗明戈这样的奇葩,看不得别人游刃有余的样子,硬是抽出自己的东西,蹭过她的唇,在她嘴角拖行出长长的痕迹,如干涸的血,在黑暗里蛇行蜿蜒。

手掌托起她的后脑,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慢慢逼近,两张脸几乎贴在一起。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能对他甜笑,男人的手指带着漫不经心的冷酷,反复摩挲她后颈的骨节。高大的身形完全挡住了本就稀薄得可怜的月光,漂浮不定的黑暗里,他的笑、张扬的金发、形状奇怪的墨镜都被赋予了怪异的邪恶魅力,她宛如被困在蛛网中心的蝴蝶,绝望地等待死亡降临。

一袋金币落在她脚边,她听见那个男人竟然也说人类的语言,“你的口红我买下了,明天这个时候我要在这里看到你。”她如蒙大赦,扔下他要的,逃命般离开了。

第二天,柯拉松完成任务回到家中。所有家族成员聚在一起用餐,多弗朗明戈踏进餐厅时只见他孤零零地坐在餐桌末尾,其他干部与他遥遥相对,双方隔着无形的隔阂。柯拉松刚回归家族,干部们不信任他也是难免,不过没关系,他们必须接受他,因为柯拉松是他的弟弟。

“我说过的吧,柯拉松,你的座位在我身旁。”

托雷波尔摇头晃脑着凑近,“可是,可是啊,多弗,昨天有人看到他出入海鸥酒吧,那个海军地下情报站的海鸥酒吧哦!”

多弗朗明戈看了眼柯拉松,他默默吃着饭,对正在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这个弟弟自回到他身边就一直是这副无动于衷的死人脸,多弗朗明戈摸着枪套,如果我现在朝他开枪,他会惊讶吗?还是措手不及,嘴里塞满饭菜愚蠢地死去?

枪响,子弹击碎托雷波尔身后的花瓶。多弗朗明戈慢条斯理地倒了杯红酒,“是我让他去的,你们还有问题吗?”

柯拉松果然被噎到了,多弗朗明戈欣赏了一会儿他青白的脸色,才把酒递给他。

弟弟啊,你真以为你能骗过我吗?只不过因为你是我的弟弟,所以值得多一次机会,就像小时候不管你干了多蠢的事,我都会拉你起来,牵着你的手回家。我不在意你失踪的那些年里经历了什么,不在意你是装聋还是作哑,我甚至不在意你为什么回来,我在意的只有你回来了这个结果。

我的东西回来了,那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我放开你呢?

饭后他说有礼物给他,柯拉松跟着他来到房间里。多弗朗明戈发誓,在他拿出那支口红时,他听见了弟弟惊恐的吸气声。他好笑地拍拍他的脸让他回神,“母亲大人最喜欢这个颜色,你四岁时拿她的口红乱涂,气得她一整天没理你,那次你哭着来找我想办法。还记得吗?”

凌乱的金发下漏出星星点点湛蓝目光,多弗朗明戈撩起他的额发,两双相似的眼睛对视,“现在她不在了,不如你来替她用吧?”

罗西南迪一直是他们兄弟里长得更像母亲的那一个,多弗朗明戈曾嫉妒他分走了父母更多的爱,现在他长大了,轮廓变得硬朗,多弗朗明戈倒有些怀念他小时候的小姑娘模样了。多弗朗明戈捏着他的脸,压制下弟弟小小的反抗,靡丽绽放唇畔,他的红心终于有了相称的颜色。他遮住他眼下的刺青,轻轻尝了尝他的唇,香精的甜腥在舌尖炸开辛辣——柯拉松咬了他。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多弗朗明戈露出个奇特的眼神,像溺水的人渐渐沉底,像识破了美妙幻境,像困兽犹斗,更像对命运俯首。柯拉松忽然有种做错事的感觉,他伸出手去想抓住什么。

砰地一声,多弗朗明戈抓住他的手臂把他甩进墙角,接着整个人覆上去。柯拉松的脑海震荡着,他在腰间摸了个空,才想起他把武器落在餐厅里了,现在只能赤手空拳面对这个不知发什么疯的哥哥。然而预想里的殴打没来,埋头在他颈项间的多弗朗明戈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他笑得全身发抖,柯拉松却觉得齿冷。他们错过太多,现在怪物要来了。

“罗西,罗西,你不像她。既然下定决心回到我身边服从我,就别半途而废啊。来,别拉着脸了,对哥哥笑一笑。”指甲刺入皮肤,小小的血珠渗出来,柯拉松始终望着多弗朗明戈,他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他的存在就是一座堡垒。多弗朗明戈的嘴角越翘越高,像是对他的反抗觉得有趣似的,“罗西不笑吗?那哥哥来帮你吧。”

他为他画上大大的笑容。

多弗朗明戈把人拉到镜子前,两张笑脸如临水自照。他捕捉镜子里亲密叠影,黯蓝目光沉沉压住柯拉松,让他一时竟动弹不得。他亲吻他的耳背,让弟弟的气息满满充盈在肺部,“你害我对托雷波尔撒谎了。对家人撒谎可不好,听说海鸥酒吧的黑麦酒不错,去买些回来给托雷波尔,就当赔罪了。”柯拉松闻言想挣脱他,却被多弗朗明戈扯回怀里,“不不不,不是现在,罗西,现在你要学习怎么对哥哥微笑,我给你请了老师,她可是个中好手。”

门外传来细细脚步,在门口停顿犹豫了会儿,来人终于鼓起勇气敲门。

“去开门,你的老师到了。”


【END】


  81 80
评论(80)
热度(81)

© 凉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