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内心喧嚣 默守秘密

 

当我坠落时干些什么(明哥篇)

他精心构筑的蛋壳被打破了。

被蒙奇.D.路飞,一个该死的D。

神的天敌,笑话!神如何会有天敌,会被打败的即是伪神!

天若穿孔,扭曲的光焰里那顶草帽投下的巨大阴影笼罩了德雷斯罗萨,他听见硝烟里的欢呼。

你们就欢呼吧!蝼蚁!为即将套上你们脖颈的、名为自由的枷锁!

难道你们不知道自由才是世间最沉重的枷锁?

它令血亲反目、手足相残,令丈夫辜负妻子、儿子枪杀父亲、弟弟背叛哥哥。

它是一剂剧毒,是虚假的彼岸,是深扎进荆棘鸟胸膛里的刺。

血落进眼里,他阖目,尽力挽留这温度在眼眶。

于是橙红地平线上有光漫出,那光是怒焰,自下而上攀爬,凝作死神镰刀尖摇摇欲坠的血珠。

那滴血落下去,落下去,落...

  64 87

腹剑(唐柯)

【前篇】口蜜


“你不在那儿。”

唐吉诃德海贼团一路高歌猛进,多弗朗明戈在庆贺宴上与家族成员轮番敬酒,酒名胜利,滋味亦如胜利,令他上瘾。厅堂里是永不落幕的白昼,他踱出白昼,在船尾幽暗处找到了柯拉松。他的弟弟身披黑色羽毛大衣,似一滴墨水将将溶解于黑暗,只一抹黯淡金发残存几分旧日明媚。

多弗朗明戈上前一步,将柯拉松逼靠在船舷上,他把酒杯斜斜抵住弟弟的下唇。酒液随晃动闪烁细碎磷光,亲吻洇湿他的唇瓣,隔着墨镜柯拉松也能感觉到那道直直咬住他的目光。杯口催促般往下压,他皱眉启唇,酸涩的苦汁甫一涌入就忍不住纠结了眉头,扭头拒绝再喝。多弗朗明戈喝光残酒,随手把酒杯扔进海里,旧话重提道:“你不在那儿,罗...

  60 29

口蜜(唐柯)

【后篇】腹剑


这次的女人让多弗朗明戈觉得熟悉。

蓝眼,是的,是的,她们总是有双蓝眼。高挺的鼻梁,鼻头延伸出可爱的上翘弧度,不时蹭过他。视线落到女人卖力吞吐的红唇,糜烂的一抹红,散发夏末果实熟烂的气息。她的技术很好,唇妆大体完好,只在嘴角刻意晕花,配合偶尔上扬的煽情眼神,十个男人九个都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剩下一个多弗朗明戈这样的奇葩,看不得别人游刃有余的样子,硬是抽出自己的东西,蹭过她的唇,在她嘴角拖行出长长的痕迹,如干涸的血,在黑暗里蛇行蜿蜒。

手掌托起她的后脑,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慢慢逼近,两张脸几乎贴在一起。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能对他甜笑,男人的手指带着漫不经心的冷酷,反复摩挲...

  85 80

野兽们起身去屠杀,去抵达太阳(唐路)

发布了长文章:野兽们起身去屠杀,去抵达太阳(唐路)

点击查看

  37 7

© 凉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