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屿

内心喧嚣 默守秘密

 

当我喝酒时干些什么(基德篇)

他把空酒瓶猛掷向墙角。

酒精烧灼他的喉管,胃里窜起一团火,热度蔓延四肢百骸,他放声大笑。

十五亿,好小子!好小子!

大海上再没有比蒙奇.D.路飞更令他兴奋的家伙!

肾上腺素使断臂泛起的疼痛也转化为绝妙的刺激,他被干渴迫得不断舔唇。

“喂老板!没有更劲的酒了吗?!”

旁边的酒客认出他,谄媚搭话,“乳臭未干的小鬼运气好而已,只会白日做梦,哪比得上您……”

没人看清厨用小刀怎么到了他手里。

酒客的嘴角忽然豁开,月牙弯弯,他捧着那笑端详,仿佛端详自己的镜像。

直到新上的酒从酒客头顶浇下,疼痛这才被引爆。

果然够劲!他享受着血腥和哀嚎,喝光残酒,酒瓶再次碎在墙角。

“没胆的家伙就闭上嘴老实看着!看老家伙们被乳臭未干的小鬼扯下来!看你们的世界被颠覆!”

这世界是个斗兽场啊!可笑总有人以为自己能置身事外!不论是手握筹码安然看戏的权贵,还是浑噩度日的没种饵料。

他们一定没见过吧,能跳出栅栏咬断他们喉咙的野兽。

他见过一次,在香波地群岛。

永生难忘。

“走了,基拉!我们也该准备开战了!”

基德能感到那面具下疑惑的目光,猩红的月牙升起,他愉悦到战栗。

“你问我为什么没抹他脖子?”

被酒暂缓的干渴再度喧嚣,“知道吗,基拉,我好久没这么愉快过了。”

草帽,你下一个瞄准的是谁的人头?

希望不要那么快撞上,毕竟,最棒的总要留在最后啊!


【END】

  61 17
评论(17)
热度(61)

© 凉屿 | Powered by LOFTER